欢迎光临乐橙-官方网站

Banner
主页 > 产品中心 > > 内容
青岛苹果套上“烟台”包装 “傍名牌”难拓宽市
- 2021-05-11 23:46-

  在众多好心人的帮助下,平度市大田镇兰河村果农王彩强滞销的万余斤苹果都出手了。“今年已经卖完了,那明年呢?后年呢?”憨厚的王彩强也已经意识到,如果不能解决品牌的问题,他们的苹果永远都不会有好的销路,更谈不上卖个好价钱。

  明明是产自平度大田镇的苹果,却被套上了“烟台水晶富士”的包装,这是记者近日四次下乡遇到的蹊跷事。不仅在平度,莱西、胶南等地苹果种植集中区域,“烟台苹果”的包装也是横行市场。没有自己的品牌 ,依靠“烟台”卖苹果,用自己的产品给别人做广告,最终又导致销路越来越窄青岛苹果已经走入了一个“恶性循环”的怪圈。

  12月11日,平度市大田镇兰河村,就在王洪铸兄弟迎来首批苹果买家的这天,两人从纸箱厂买下了300个水果箱。拎到果园里的箱子上面赫然写着“烟台 ”二字。除了“烟台水晶富士”几个大字外,箱子上还有一行小字写着“中国优质产品生产基地烟台·栖霞”。“咱不是平度苹果吗?为啥要用烟台苹果的包装?”来购买苹果的高红梅问。

  不仅仅是外地购买者有疑问,就连王洪铸兄弟也想不通这件事。几天前接到有企业要来买苹果的消息后,他们就开始选购苹果箱,可走遍了全村的纸箱厂,也跟其他村不少纸箱厂取得了联系,却买不到一个印有“平度”二字的箱子。“这是用自己的苹果给人家做广告啊!”王洪铸言语中带着不满,但他不得不承认,套上“烟台苹果”的包装的确好卖些。

  有着如此烦恼的果农不仅是在平度,在莱西、胶南等地苹果种植集中区域,想要买到非“烟台”的箱子,也是件麻烦事。

  “用莱西的箱子要定做,而用烟台的箱子可以直接提货。”莱西市马连庄镇解家沟子村的唐绍委对记者说,位于莱西最北端的马连庄镇与栖霞接壤,每年都有大量外地果商来当地收购苹果,这些人在包装时都要求套上“烟台”的名头。

  莱西市南墅镇、河头店镇,即墨市店集镇、胶南市宝山镇等郊市乡镇,都有果农告诉记者,想要买到本地箱子很难。不少南方客户来到当地后,直接点名就要“烟台”包装。

  借用“烟台苹果”这个刚刚认定的中国驰名商标,并未给果农带来太大的效益,今年郊区各市一定程度上出现的苹果滞销现象就是无可争议的事实。

  “高不成低不就。”唐绍委这么评价自家苹果的处境。目前,他家2万斤苹果中已卖出6000斤,其中一半以上都卖给了栖霞人。“栖霞人把苹果拉回去,就可以变成烟台苹果出售,价格水涨船高。”而没有被栖霞人相中的苹果,就被落在了地里,等待着低价出售。

  在青岛多个地方苹果滞销的时候,平度旧店苹果却是一枝独秀。青岛旧店果品专业合作社经理胡玉欣自豪地说,旧店苹果根本就不愁销路,往往苹果还没有成熟,订单就已经下完了。“在2007年之前,旧店苹果也面临着销售困境。”胡玉欣说,2007年5月,旧店镇向国家提交了“旧店苹果”商标的注册申请,并被核准注册。此后,旧店镇每年都拿出很多时间和资金,对旧店苹果品牌进行宣传推介。如今“旧店苹果”已成为名牌,频频在北京、上海、济南、青岛等大中城市的超市、果品市场“现身”,并出口俄罗斯、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。

  在平度市大田镇兰河村,41岁的王秀京是不少果农眼里的能人。“如果不能解决品牌的问题,我们这里的苹果永远都不会有好的销路。”王秀京的话里透露出隐忧。

  12月13日一大早,青岛市果品批发市场刚刚开张,果贩郑志成就将三轮车开到了交易区。“烟台苹果,能不能便宜点?”郑志成直奔一家标着“烟台苹果”的摊位前,经过一番讨价还价,每斤价格还是比平度、莱西苹果高上五六角钱。“价格高些,我也得买,它好卖啊!”郑志成无奈地说,他开了一家水果零售店,多数市民买苹果都只认烟台苹果,“其实,咱买来的到底是不是烟台苹果很难说。”

  “现在批发市场上,苹果大部分来自栖霞、平度、莱西,但从交易量来看,栖霞苹果明显比平度、莱西的苹果好卖得多。”青岛市果品批发市场经理臧云清介绍说,栖霞苹果不仅销量大,每斤价格还要比平度、莱西苹果高上五角到一元钱。以很多来自平度、莱西、胶南等地的苹果,都被包装成“栖霞苹果”。

  不仅国内销路好,打出名声的烟台苹果出口形势也不错。尽管受欧债危机等因素影响,今年的出口形势不乐观,但烟台苹果仍然保持着较高的出口增长率。烟台市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统计数据显示,2011年1~11月份,烟台苹果对外出口6433批次,同比增长1.32% ;出口数量19.7万吨,同比增长4.14%;出口货值2.2亿美元,同比增长24.57%。

  一方是价低却没有销路,一方是价高却不愁卖。果品市场上,烟台苹果和青岛苹果受到的不同待遇,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  靠着“烟台 ”卖苹果,用自己的产品为别人做广告,由于没有自己的品牌,每年10月、11月、12月都是最难熬的销售时间 ,这就是青岛果农走入的“恶性循环”。

  “青岛苹果与烟台苹果本身质量差距不大,差的是管理和营销。”青岛市市场经济研究会会长、市委党校教授尹焕三分析说,烟台于1967年引入富士,1980年引进红富士,是全国红富士苹果发展最早、速度最快、面积最大、产量最多的地区。“这就是烟台苹果发展的历史优势。”尹焕三说,而青岛苹果在发展中,没有重视培育自己的品牌,只靠引进外来品牌、品种。“引进优良品种后,对品种的技术指导和销售方案没有很好的配套,这样导致只是引进来,没法形成规模,做大做强。”

  云山镇八里庄的张丰珠已经种了30年苹果,他不止一次地想要以走出去的方式代替原地等待。“我们的交通很便利,但因为不懂市场,不敢轻易带着上万斤苹果去外地,加上平度苹果价格始终不高,出去不划算。”张丰珠说。

  “青岛苹果想要发展,就一定要走出烟台苹果的阴影,走出不好卖,就使用烟台苹果的包装,而舍弃自己的品牌,导致销路越来越窄的怪圈。”作为青岛市果品行业的“大佬”,臧云清观点鲜明:使用别人的包装只能获得短期效益,乐橙但永远走不出自己的路,因为是在拿自己的产品给别人做广告,离开“烟台”就卖不动了。其实,青岛本地的很多苹果,品质并不比烟台的差,老百姓不要迷信烟台苹果,好不好吃,可以尝一尝。青岛苹果如果打出自己的品牌,未必就会输给烟台苹果。

  青岛旧店果品专业合作社经理、49岁的胡玉欣说,在2007年以前,当地人没有意识到品牌的重要性,一直没给旧店苹果注册商标。“最惨的一年,两毛一斤都没有人要。现在,旧店苹果有些还要高过烟台苹果。”

  “我们这里交通不好,是苹果滞销的重要原因。”平度大田镇兰河村果农王洪生说。当地的情况确实如此,记者从平度市乘大巴40分钟到达龙山车站下车后,顺着一条坑洼的路步行将近 30分钟,才能到达兰河村王洪生家的果园。“来到这里才知道为什么苹果卖不出去。”看到崎岖泥泞的山路,网友“平度拍客”情不自禁地说。“平时客户来了,就等在村口,我们用拖拉机或者三轮车一点一点地往下运。”王洪生说,交通的不便给苹果的销售带来了不小的困难。

  对于青岛果农来说,冒用烟台苹果的包装不是长久之计,而烟台苹果也不允许青岛的果农冒用。就在今年11月29日,“烟台苹果及图”被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。“今后,烟台市以外的苹果,再冒用烟台苹果的包装,是违法的,我们要追究法律责任。”烟台市苹果协会办公室姜主任说,明年春节过后,烟台市苹果协会将联合工商等部门,开展对“烟台苹果”的打假行动。

  为了帮助果农解决燃眉之急,本报记者先后四次来到平度,并开通热线电话。爱心热线天时间,就收到了来自山东、广西、上海、江苏、湖北、黑龙江等地的热线多名果农与采购方取得联系,帮助果农销售滞销苹果30余吨。爱心企业购买的苹果中,又有万余吨被用于公益事业。

  半岛网半岛社区、青岛微博等将继续开展网友团购活动,帮助果农解决困难,有意向的市民可拨打电线或加入咨询。 文/记者 连茂明 周晓荷 图/本报记者 孙传浩来源半岛网-半岛都市报)